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am

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309

主題

1萬

帖子

2萬

積分

TDH GM

God of Excel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8183
發表於 2015-1-14 19:43:44 | 顯示全部樓層
Player: Kenneth
Character: 漢森哥積斯 (Handsome Glorious)
Race: Half-orc
Gender: Male
Class: Rogue 1
Alignment: N


背景:

"亞女咸啦,快D去換尿布!"

攪了很久,"點換嫁,攪唔掂!"

"無鬼用,都六個啦,仲唔識換尿布?"

"又左又右,又上又下,又前又後,咁麻煩,由佢地唔好著。"

"佢地賴左你幫我抹呀?"

"... ..."

"你係唔係出面呀?"

"我出去搵野做。"

漢森逃離案發現場,以避他妻子瓢蒂(Beautiful)的風頭火勢。


瓢蒂今年四十有三,舊年同漢森結婚時足足大過佢兩倍。

當時漢森聽死鬼父母既要求盡快結婚沖喜,結果兩老飲完新抱茶就一起去食車仔麵。

當日聽到媒人話瓢蒂個名既意思解美麗,漢森以為無死啦,點知落左訂先知原來係個人類亞蟬黎,仲要成四十二歲,又死左老公,係返頭嫁果隻,生左個女都仲大過漢森。

但無計,鬼叫漢森係半獸人,好難娶老婆,最後咪半推半就結左婚。

點知老婆好鬼好生養,一年抱六,年頭先來三胞胎,年尾再來三胞胎。

漢森求其幫佢地改左名,大仔叫仕莊(Strong),二女叫艾芝(Agility),三女叫曉芙(Healthy),四仔叫基化(Clever),五仔叫史馬(Smart),細女叫卑婷(Pleasing)。

漢森原先用父母留低既幾十個金幣黎養自己班化骨龍,但諗下唔係辦法,係加蘭斯城得一個人做野,租間屋打份工真係養唔起一家八口。

係無計之下,唯有瞞住老婆話出去幫人做替工打住家工,其實係行父母既舊路出去做冒險者,希望殺出一條血路。

不過漢森發覺做冒險者好自由,只要有攞家用返去,就可以唔駛理屋企D麻煩野,所以漢森都幾鍾意做咁既工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22

主題

1萬

帖子

2萬

積分

TDH GM

第六天魔王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3330
發表於 2015-1-28 09:52: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Dainherbs 於 2015-1-28 11:10 編輯

Player: 賢
Character: 小珍
Race: Human
Gender: Female
Alignment: CN

背景:
一個小毛賊, 要更快, 要更靈巧, 才可以免比痛打...
一個銅板, 一個銀幣, 就可能是下一週的全部...
清潔, 傳菜, 跑腿 在皮席下, 生活勤忙但總比較安定...
我能學到皮席咁做一個偉大的人嗎 ?

命が繰り返すならば 何度も君のもとへ
欲しいものなど もう何もない
君のほかに大切なものな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22

主題

1萬

帖子

2萬

積分

TDH GM

第六天魔王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3330
發表於 2015-1-28 15:39:52 | 顯示全部樓層

Character: 吳廣德 - 道具師
Race: Human
Age: 18
Gender: Male
Class: Wizard / lv1
Alignment: NG

背景:
吳廣德在加蘭斯城外的小村莊中長大, 父母是一般的農戶, 自懂事起就過著平凡, 而且還算安穩既生活.
在14歲時為了生活, 開始在加蘭斯城中一家魔藥店做學徒, 閒時無聊時就看書讀字,
在幾年的工作間, 他見過不少冒險者由廢柴變成專業, 由窮光旦變成富豪
當然, 只光顧一次就再也不在城中出現的冒險者其實更多, 因為好偶爾同一對花紋的臂環會出現好幾次.
店長時常對是廣德這樣說: "看, 這樣不應該高興的, 每件物品, 都應該賣給一個真真正正合用的主人的."
不過就算是店長有這樣的信念, 廣德還是一貫的看到"它"回來.
加蘭斯的魔藥店的工作雖然没什麼不好, 城主又好像沒有什麼理會他們或重稅嚴管......
有一天, 在看著店主保養清潔著那些物品的時候, 廣德決定了
"只在這兒等他們真的主人出現也没有用的, 日日等待, 這些物品會傷心的, 不如親自當他們真的主人!!!"
店主抽一抽煙, 看看廣德, 說: "你没什麼出眾的地方, 要切記世間險惡,
我都真心希望你變得有資格成為他們真正的主人, 這本舊書你就拿去吧, 你還是去跟你父母說一聲才好."
等侍廣德後, 店主 :
" 師祖, 你那本書真是不得了, 一次又一次的去冒險, 讓他們一起出發吧, 師祖們都會關照這個孩子吧...."
" 燒水, 沖涼, 早點休息, 明天要親自開舖了. "
命が繰り返すならば 何度も君のもとへ
欲しいものなど もう何もない
君のほかに大切なものな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96

主題

5344

帖子

1萬

積分

TDH GM

老鬼之一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3586
發表於 2015-1-29 19:47:10 | 顯示全部樓層

(郭嘉, 字奉孝)

本帖最後由 吳王萬皮 於 2015-4-21 13:52 編輯

馬蹄。亞特蘭大 (奉孝)
- Human Male Cleric
- New Type Summoner

寒冷的天氣, 對於住在小山村中的人來說, 是一種考驗. 泳村, 一個貧瘠的地區, 在龍之國的北面, 因為苦寒, 農民生活已經艱難, 加上有些人為保己命, 淪為山賊強盜, 令平民百姓的日子百上加斤. 國家不穩定, 有勢力割據爭霸, 更做成一個亂世.

馬蹄原名奉孝, 生於泳村, 原是文士之後, 奈何生來力弱體虛, 在亂世中無甚作為, 故一直穩居於小村市, 在一月神教小廟當廟祝. 後來出門, 跟隨孟突, 在六年多之內東征西討; 但因體弱, 故以後方指揮為主要任務.

及後孟突大人南下往龍之國追擊雪條時, 下落不明; 龍之國遍尋不獲, 懷疑到龍之國東面去了. 為報知遇之恩, 馬蹄捨棄祭酒之職, 孤身上路, 把之前指揮兵卒之法改用於召喚生物上, 另有奇效. 在臨行前, 就留下了遺言: “吾不西回.” 便往東方去.

穿越大沙漠期間, 馬蹄一度身染重病, 幸遇儒生李溫, 並得其偏方, 才得免一死, 回復健康. 馬蹄與李溫分別前, 修書一封, 給李溫作引薦拜入孟突軍下.

到了北哥布尼斯, 發現皇帝駕崩, 又是另一番亂世, 資訊亦不流通; 便一面打聽孟突大人的消息, 一面歷練艱難地過生活.
又不是收皮了, 何需再起?
區區謝皮了. 不夠粉皮們看嗎?
收皮了的粉皮才需再起!
萬皮謝了千皮, 還有九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9

主題

3637

帖子

8401

積分

COC版主

天殺的變態女

Rank: 8Rank: 8

積分
8401
發表於 2015-1-30 22:38:3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ugi 於 2015-2-3 10:15 編輯

希望能審批順利的背景,因為是wood elf(羞
我要出10個聖騎士

舒莉茜婭 活阿夫(B)
Sheisa woodelf
str20, dex8, con10, wis 12, int10, cha18

舒妮茜婭是一位木精靈,
在南方森林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她熱愛自然的美, 喜歡自然的壯觀, 偉大,
也是一個善良勇敢的女孩, 當遇上有需要幫助的人, 冒險者, 商隊, 在林中迷路, 她都會仗義幫助他們,
但是, 這樣的她並不知道邪惡

一次, 她在林中見到一個老人,一如既往, 她仗義幫助老人,
她的風趣, 對老人無微不致的照顧,以及義正待人的態度,令老人大為欣賞, 不禁好奇問舒妮茜婭, "妳希望成為神僕嗎?"
舒妮茜婭歉虛的態度,令她成為一名小小的聖騎士, 神卑微的僕人,

她順利送老人抵達目的地後數天, 她開始感受到自己的靈魂深處出現了變化.
大自然的壯觀,宏美和偉大,漸漸對她失去意義, 她常常在林中來回跅步,
聖騎士的神奇力量令她感到自己再不能在森中呆下去,她需要一個信仰,需要指引,需要林中沒有的--法律,
她的正義感推使她到外面的城市, 到最多教堂的地方尋求真理, 迷茫的少女在茫茫人海中遇上了她生命中的明燈,
一個自稱流浪牧師的風趣男子--喜士.阿沃古(Hes Arogue)他教導少女使用自身的力量, 帶她上教會.

她信了大陽教,該亞大陸最大的宗教.

喜士重拾了她對森林的熱愛, 他帶她參與一個又一個的冒險, 開放了她的眼界,
漸漸地, 舒妮茜婭重拾了往昔的笑容, 終於, 舒妮茜婭面對她對喜士的感情, 成為喜士的妻子。
但他們的婚姻只是維持了半年, 有一天, 喜士失蹤了, 任舒妮茜婭如何尋找都沒有人知道喜士的去向.

喜士,你在哪?我很想念你啊!

舒妮茜婭踏上尋找喜士的旅途, 但她的天性, 還是推動她不斷行善, 鋤強扶弱, 或者這個, 才是她活著的理由.
小龍搬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0

主題

6845

帖子

1萬

積分

TDH GM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6358
發表於 2015-2-4 18:10: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Paperoil 於 2015-3-27 14:48 編輯

維芬 Rhythm
Wood elf, Male
Str 20, Dex 20, Con 10, Wis 10, Int 12, Cha 8
4,8 level +str
Int bonus language:Orcs


Ranger 1/ Fighter 4/ Darkwood stalker 7/ Dark Hunter 5
Hide 4, Listen 4, Move S. 4, Knowledge(dungeoneering) 2, Knowledge(geography) 1, Knowledge(nature) 1, Search 4, Spot 4, Sur 4
Hide 4.5, Listen 4, Move S. 4, Knowledge(dungeoneering) 2, Knowledge(geography) 1, Knowledge(nature) 1, Spot 4, Sur 5.
Hide 5, Listen 4, Move S. 4, Knowledge(dungeoneering) 2, Knowledge(geography) 1, Knowledge(nature) 1, Spot 5, Sur 5.
Hide 5, Listen 4.5, Move S. 5, Knowledge(dungeoneering) 2, Knowledge(geography) 1, Knowledge(nature) 1, Spot 5, Sur 5.
Hide 6, Listen 5, Move S. 5, Knowledge(dungeoneering) 2, Knowledge(geography) 1, Knowledge(nature) 1, Spot 5, Sur 5.

1) Track, Point Blank, Favor enemy Elf
Fgr 1) Longbow Focus
3) Rapid Shot
Fgr 2) Dodge
Fgr 4) Longbow Spec.
6) Power Atk, Ancient foe
7) Uncanny dodge
8) Sneak atk 1d6
9) Staggering Strike, Ancient foe +4, Darkvision 30"
10) Imp uncanny dodge
11) Sneak atk 2d6
12) Blind Fight, Ancient foe +4, Darkvision 60"
13) Stone cutting
14) Darkvision 90"
15) (feats), Sneak atk 3d6
16) Darkvision 120", Stone hue
17) Death Atk


我是糯夫。

我竟然可以看著整個偵察小隊被殺而保持靜默,冷血程度連我自己也很驚訝。

我將遇到暗精靈的事回報部落,包括自己見死不救,沒有奮戰的糯夫行為。

命令一一頒布,將領們來來去去。

我默默跪下等待首領的責罰。

直至夜深,戰事帳幕再沒有其他人,首領終於說話。

「作為我族戰士,應當無畏無懼。對嗎,維芬(Rhythm)?」

「我.......不配。」對自己的失望,對死去同伴的悔恨情感一一湧上心頭,我再也按捺不住淚水。

「是的,你今天不是戰士。亦未做到無畏無懼。」

「你要跪在這兒直至露娜將星夜交給雷迪安,作為懲罰你的見死不救;而作為獎償,明天你要跟隨迪夫維斯伯(Death Whisper)學習。」

「首領...」我驚訝得說不出話來;迪夫維斯伯,死亡耳語,是這個部族的暗殺部隊稱號,是掌握後天夜視能力的精英小隊,是部族對抗地底種族的利劍。

「維芬,地底種族都是警覺的生物,要瞞過他們的耳目走回來,本身已是成就。」

「不要妄自菲薄,但亦不可自滿;將今天的悔恨化為明天的力量吧。」

「好好保重吧。」

7日後,我跟隨所有前輩的道路離開部族,展開了死亡耳語的歴練旅程。






兒子生性病母感安慰
父涉姦兒子女友被捕
為食女立志做醫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3

主題

127

帖子

1224

積分

典範冒險者

考了成千個世紀也考不上的惡魔先修班學徒

Rank: 6Rank: 6

積分
1224
發表於 2015-2-7 01:02: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Vice-D 於 2015-2-7 01:04 編輯

Player: Vice-D
Character: 桑。華特
Race: Human
Gender: Male
Class: Ranger 1
Alignment: CG

Background:

我叫桑。華特, 是個平凡不過的人, 居於城郊的小鎮, 是家中獨子, 家族從未出過什麼顯赫名人。 父親是個專接低風險小差事的押保, 他每次外出工作, 一家期求就是他能平安回來, 也許是上天眷顧, 一直平安大吉。
近來, 不知是外頭沒什麼大事發生, 還是什麼, 一些走慣高風險的冒險者, 都跑來廉價爭飯碗。父親自然及不上他們吃香, 工作一下子少了過半...
父親走江湖的那兩下板子我都學過了, 再加上好幾年前我父一位火教神官朋友, 在我家小住了幾星期, 就求他教了我些防身自衛術, 耍得兩下子也非外行人可以看得出, 便粗著胆往城裏找些簡單外勤。
說實在我也沒有什麼野心, 要幹什麼大件事, 扮咩英雄, 只依照父親格言: 小心工作, 安全回家; 小事緊慎, 大事勿爭; 城裏幹活始終和村鎮不同, 正如清溪和濁井之別, 直率的性子, 不懂行古惑, 自然也對城裏那些愛賣耍, 愛手段的人不存好感。
久而久之, 找出城工作就成了首選, 我的冒險者生涯也由此開始。

正義不等同正確 公平不造就和諧
自由不過為逃避 權利不減衛自私
為何假道總眾萬 義責者孤單獨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5

主題

193

帖子

838

積分

中級冒險者

矮人

Rank: 4

積分
838
發表於 2015-3-6 20:03:0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nawk111 於 2015-3-7 08:21 編輯

Player:鈞
Char. Name:弁才天(娑羅室伐底  Sarasvati)
Gender:F
Age:189(239年8月1日)
Race:Dwarf
Alignment:NG
Class:Cleric
Religion:撒拉
Height:4'6”
Weight:98 lb.

Background:


239年   秋鹿

那一年的鹿鳴毫不猶豫地提早了幾個月響起,聲音穿透了居民們的防範,這是龍之山脈中一條比較多人聚居的村落。

那些鹿鳴是我所聽過的聲音中最美妙的,不,它甚至可以成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切。可以的話,那是值得我不惜以餘生換取的東西——假使那時候的我足夠聰明,便會知道這一點。

然而,那是我才剛剛出生的一天。



256年   十四代

算起來的話,祖業傳到我這裏已是第十四代,雖然我自知無法繼承祖業,我甚至無法弄清楚我的祖業到底是什麼,或許只是打造一些器具。

直至今天,父親隨母親的足跡仙遊。

前一天,我們到母親的墓前拜祭,那塊年紀和我一樣的石碑,在松樹稀疏的陰影下有點吃力地站著。父親問道:「我知道你沒有興趣繼承爸爸的事業,但難道你連知道一下的興趣也沒有嗎?」我從來沒有想過父親原來也會問這個問題,一時間竟不懂得如何反應。

父親的眼淚,在母親的墳前躺著,和長在其周圍的苔蘚一樣,處境出奇吻合。



297年   雪之茅舍

姑母的茅屋在炎夏總會變得難以置信的鬱悶,我比較喜歡在屋外的樹下待著。午後,陽光井然有序的照射在各人的屋頂上,過份枯乾的茅草反映出一種令人意外的白色,看起來就像舖上了冬日的新雪,令人非常糾結。

姑母從茅屋裏出來,帶著一把破舊的扇子,一邊走一邊把手提起,一副好像要遞給我的樣子。



323年   義俠

南北哥布尼斯的戰火滲進了每一個角落,一群狗頭人為免捲入這場紛爭唯有向更遠的地方尋找獵物,我們村莊顯然是其中一個合適的地點。

一個自稱小葭的精靈女子巧妙地運用陷阱拯救了村莊,村莊周圍斑駁的血跡詭異地流露出一股氣勢,儼然就是古國書道家的狂放翰墨。

過剩的正義力量等同邪惡?我正要仔細想這個問題的同時,忽然懷念起我的第三個男人,那背部貧瘠的線條,捲曲的時候有著趕不及吐絲的春蠶、掙扎求存的生命力。



347 年   明鏡止水

湖面為了迎接黃葉的降臨而變得極其平靜,以至於在黃葉碰觸水面的一刻,散開的波紋也被凝固在一種非常尷尬的狀態。

突如其來的恐懼軀使我將幾顆石子扔進湖裏。



355年   北之譽

拿了幾年前的手稿到加蘭斯的書社碰碰運氣,才進城門便看見北哥布尼斯的軍隊正要出征,他們劃一但帶點黏稠的腳步令人作嘔。

道旁的人一邊迴避、一邊圍觀。

「人的生命還不如卡圖斯基的一個微笑。」一個帶矮人口音的男人在我身後說道。我轉身去看,無疑是我喜歡的類型——如果這是二十年前。他的臉略帶玩世不恭,與他手裏拿著的,那本厚重的<<魔法入門>>,極為格格不入。



371年   浦霞

你和我走到海邊,你用眼神指出漸漸模糊的落霞,藉此抹去眉宇間殘餘的傷感。

一如過往,我強烈感受到生命將要走到盡頭。

天色向晚,漁火零落地點起,飾演晚霞的延續。



374年   奧

興奮地走到夢中那孩童告訴我的山洞,裏面卻什麼也沒有。



390年   天狗舞

為了欣賞一種奇怪的舞蹈,不久前我搬進了這條村子居住。眾人圍著仲夏夜的煹火使勁地扭動著身體,伸展出各種意想不到的角度。他們銳意保留這個獨有的傳統,但並沒有人知道這個傳統的源流,當然,大部份的年青人都僅僅是覺得好玩而已,流汗過後,彼此面上露出非常滿足的表情。

「這其實是一個詛咒。」坐在角落的一位老者告訴我,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和我討論晚會食物的味道。



402年   黑龍

經年的礦場工作使他貧瘠的背影更加菱角分明,那隆起的脊骨深深地被焦煤的黑瀝色刻蝕著。他腼腆的臉見證了我們的偶遇並沒有帶來更多新鮮話題。

春蠶結繭之後變成一條黑龍,在地上混著沙土滑稽地蠕動——這個形象在我的腦中揮之不去。



413年   梵

我不必刻意做一些什麼,僅僅是生存下去便足以對我自身的存在構成嘲諷。可幸的是,沒有人擁有足夠的觀察力注意到這一點——包括我自己。



426年   開運

「我的名字叫望‧馬斯特,」我只是到山區打發時間,完全沒有打算要遇見一個垂死的老人,更沒料到他要交托給我一些什麼,「我的敵人化成一隻黑鳥把我打挎了。在我死前,要把這個給你。」

「你要交給我也沒有用,我不知道要如何保管,如果你是要我為你報仇的話,我這個老婆婆也恐怕只能令你失望。」我回絕,但態度並沒有很強硬。

「哈哈……」他笑道「沒打緊,我只是覺得這東西丟掉可惜而已,不是要你做什麼。」說著,他把某些東西塞進我的手中,而顯然,那些東西只是一團空氣。

「這是什麼?」我笑了,沒有感到特別失望,和應著這個老頭的玩笑,問道。

「一把細碎的幸運。」他展露自信的微笑,「要怎樣運用,隨你的便,撒拉並不小氣。」在說最後幾個字的時候,他的眼已經閉上了。

這老頭的話(或許是那些幸運)讓我感到愜意,我原想把他的遺體安放在山洞,只是我回過神來的時候,他的身體已不知所踪。


427年   夜明け前

天還沒有亮,我拿了幾件簡單的行李,離開這個只住了三個月的小村。

「早呀,婆婆,一大早要遠行嗎?」才熟絡不久的鄰人問道,他也準備下田工作。

「是的,或許要和怪物交戰呢。」我點頭示意早晨,回答。

他似乎很詫異,停下了腳步,問:「什麼?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微笑,應道:「不是,我只不過是想這麼做而已。」

我為我有能力這樣回答感到高興。


外表‧特徵:
- 外表仍然年輕、平和的矮人婆婆
- 衣著整齊、常常微笑
- 對尋求人生意義或什麼的,沒有所謂,但不會見死不救
- 僅僅是生存下去

(故事參考:<<某傻子的一生>>)
有大家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5

主題

193

帖子

838

積分

中級冒險者

矮人

Rank: 4

積分
838
發表於 2015-3-8 02:44: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nawk111 於 2015-3-17 17:49 編輯

Player:鈞
Char. Name:星野 刈穂 (Hoshino Kariho)
Gender:F
Age:45(388年11月23日)
Race:Dwarf
Alignment:LG
Class:Fighter
Religion:西奧
Height:4'3”
Weight:102 lb.

Background:

388年   FROM ME TO YOU
母親與她的情人逃到明治一個偏遠的村落開始務農的新生活。

「反正我們也不可能有小孩,就把他當成我們的孩子,好好疼他,將恨化為愛吧!」她的情人如是說,往後的日子裏,我將她看成我的第二位母親。

生母於是背負著悲痛把我帶到這個世上,不知道是否出於對她們的愛的回應,在我左眼角的下方,有一顆小小的、櫻花型的胎記,作為我帶來的信物,見證她們至死不渝的愛情。

406年   CAN'T BUY MY LOVE
生父最後終於打聽到母親的下落,派下人將我帶回哥布尼斯,並承諾將一筆可觀的金錢給予我的母親。兩位母親一口回絕,並連夜離開村子——她們心裏都明白,父親接下來必然會用更強硬的手段把我搶回去。

月亮的光在禾穗上反映出一種錯愕,暗示我們飄泊的日子再度開始。

418年   I LOVED YESTERDAY
母親們抵受不住朝不保夕的艱苦,雙雙因病離世。我懷念從前田舍的生活,現在夜裏星光給我的意義已經完全不同了,僅僅是為了死得不那麼輕易,已經將我帶來這世上的氣力差不多全部花光。

428年   HOLIDAYS IN THE SUN
偶遇了你,一名段姓的晴空女劍客,正在進行冒險修行。你是摸得到、會說話的陽光,我墮入愛河,假裝對劍術很感興趣,一直跟在你的身邊。

我盡情享受著這個陽光下的假期,明知假期完結後,不會有任何結果。

畢竟像我這讓想的人,是世上的少數。

430年   HOW CRAZY YOUR LOVE
一直抑壓著的情感,在反覆的思量後終於被勇氣的鑰匙解開。

告白後,隨之而來的是超乎我想像的激烈回應。

「你我都是同類嗎?太好了呢,能來到這個世上。」

432年   MY SHORT STORIES
雖然我的日記寫滿了我和你的故事,但我也確實到了一種年紀,一種不得不承認、並且坦然接受這一切都只是我幻想出來的年紀:其實我並沒有告白,而你的修行也早早就結束了。

日記燒掉了,我的愛情又渡過了一個季節。

433年   実
手裏拿著僅餘對劍術的記憶,心裏懷著成長後才有的難堪與尷尬,向著第二度日光出發。

外表‧特徵:
- 紅長髮,圓臉蛋。
- 沒有大仇要報,沒有大使命要實踐。
- 收拾心情的冒險之旅。- 跟隨母親作為西奧的信仰者。




有大家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

主題

1214

帖子

4315

積分

偉大冒險者

數字當

積分
4315
發表於 2015-3-10 15:19:48 | 顯示全部樓層
姓名 : 怒風
性別 : Male
年齡 : 18(生於尼斯歷415年5月25日)
種族 : Human
職業 : Druid
營陣 : NG
高5'7
重143 lbs


我是風之子,生於一個德魯伊的家族,只要經過18年半大自然的考驗,就正正式式成為怒風氏族的一員,得到氏族給於的名稱。


但我在這18年半期間,對大自然的考驗愛埋不埋,事事都抱著隨遇而安的心態事對不同的試鍊,想學就學,學不會就算。


在我最後一個大自然對我的考驗就是,成為大自然的一份子,以動物的形態,發出叫聲,回應大自然的呼喚。


但可惜,我並不能變成為動物,回應大自然,我不停的嘗試,直至到我累得不自覺地躺臥在大地之上,在大地之母的懷抱之中休息。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直到有一把聲音在我腦袋之中出現
「風之子,你並未能通過我所有的考驗,你有最後一個考驗,就是溶入城市當中生存下去。」
「風之子,你可以以怒風之名,向地上的人民進行交流,現在我賜一位來自大自然的同伴,暴風牙 怒風。
你一路上的所需我已經為你預備好。
風之子!
好自為知 !
生存下去 !
願大自然於你同在!


在暴風牙的同行之下,我們去到了一個有著不同人種的城市,很多新奇的事物,加蘭斯城。
我可不可以在這個未知的城市之中,成長並生存下去呢??
……………………………………………………………


*怒風出生在一個類似只有森林,沒有城市的Plane


**暴風牙 怒風是怒風的 Animal Companion,一隻Riding dog


***怒風腦袋出現的聲音,是怒風家族其中一員,不是什麼大自然的意志

願大自然與你同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19-9-18 09:15 , Processed in 0.10183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