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am

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7:36 | 顯示全部樓層

克里絲絲 (Chrissie)
-        一次過滿足艾豹華及老老獅的合成物, 名字分別取材自某玩家角色及某模特兒
-        信雷迪安的女地侏

據說在多魯以北, 近普洛拜亞一帶的地方, 有Gnomesland的存在. 附近有數條小小的地瓜村, 村中住著的都是好勇鬥狠的地侏. 他們有的愛好競技遊戲, 有的愛好唱歌跳舞, 也有一些沒有那麼喧鬧的, 會在郊野草皮上躺臥, 日賞花容夜觀星.

和許多年輕的女性地侏一樣, 小時候, 克里絲絲只是家中小孩之一, 從小就沒有什麼志向, 一心只打算在家聽父母的話, 也沒有要求過什麼. 克里絲絲的父親是一名做生意的地侏, 從事食材生意, 雖然所做的不算什麼大事業, 但由普洛拜亞至亞都士大草原也有行遍. 克里絲絲年輕生命中覺得最新奇的, 便是父親出外經商回來後, 所說的各地見聞. 她從來沒有想像過, 一天她會離開家庭, 往外面去闖.

克里絲絲的父親先後有兩位妻子, 一位替他生了兩名兒子, 另一位只生下了一名女兒, 就是克里絲絲. 生了克里絲絲兩名兄長那位, 在克里絲絲兄長六歲的時候急病猝死, 其時父親馬上再娶另一名地侏妻子, 亦即克里絲絲的生母, 布兒洛絲, 她嫁給了克里絲絲的父親, 生了一女之後, 慢慢掌握了家宅內的權力.

克里絲絲是個優雅文靜的女孩子, 舉止大方得體, 只是小時候瘦弱了一點, 被取乳名‘奀妹’. 由於兩名哥哥都不願意跟妹妹玩耍, 克里絲絲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呆在一角; 久而久之, 像一些人類的小朋友一樣, 她會想像有一個朋友跟自己玩耍, 克里絲絲給 ‘她’取名叫伊莉絲絲.

克里絲絲有時會裝作跟伊莉絲絲說話, 而伊莉絲絲又會回答她. 一般情形來說, 優雅文靜, 內向害羞的特質只在克里絲絲身上出現, 當要耍花樣, 表現型格的時候, 伊莉絲絲便會出來說話, 而且往往會比較趾高氣揚. 但在家人面前, 克里絲絲一直把伊莉絲絲收起來, 不想讓他們知道. 所以在家人眼中, 克里絲絲依舊是一個文靜害羞的小女孩.

好景不常, 一天, 有異種怪物進撃村莊, 雖然後來把怪物驅逐了, 但也有地侏死去. 有地侏說是半魔王子Lich派怪物襲村, 表明他的忿怒, 村中的地侏決定犧牲一名村中的年輕女性, 進貢給半魔Lich大人. 村中的年輕女地侏的名字都被取來抽籤, 選取作為祭品的女性, 由地侏長老抽取, 結果公佈出來, 克里絲絲被選為祭品. 雖然父親反對這個決定, 但無力阻止事件的發生, 他看著克里絲絲被村中的地侏精英押走, 心裡疼痛得很.

克里絲絲被帶到村外山邊的一間廢棄木屋, 她被綁了在屋頂上面, 然後地侏精英把木屋點起火, 進行把祭品上呈的儀式. 火越來越大, 地侏精英眼看快燒到屋頂了, 覺得火已經很猛, 便離開了. 克里絲絲這時很是害怕, 開口跟自己說話:

“伊莉絲絲, 妳在嗎?” “我在呀, 這裡很熱呢!” “是呀, 我想我就快要死了.” “妳死了的話, 那誰來跟我玩耍?” “我不知道… 但母親也沒有打算救我, 看來我在這世界上是多餘的…” “才不是呢! 妳的母親根本不當妳是她的女兒, 一點也不喜歡妳.” “我是她的女兒, 她可以不當我是的嗎?” “我是說她根本不重視妳. 喂, 克里絲絲, 不要現在睡著哦, 妳這樣睡著了便不會起來的.” “但這裡很煙, 我覺得頭很昏…” “喂喂喂, 不要暈, 不如這樣吧, 妳讓我做妳吧!” “可以嗎, 伊莉絲絲?” “當然可以! 我總比妳這奀妹強得多了.” “太好了, 我總是希望有一個姐姐… 伊莉絲絲, 以後有困難的時候便拜託妳了. 我走了…” “喂喂, 我叫妳不要睡呀!”

正當克里絲絲差不多被煙火烤焦及薰透時, 一個身影由遠處出現, 很快的接近. 那身影很高, 應該不是地侏, 看來是一個人類來的, 他飛快的爬上被燒的木屋上, 割去克里絲絲身上的繩, 把她帶離開火場.

不久後, 克里絲絲蘇醒, 感覺到一股生命能量湧入她的體內(後來她知道這是cure light wounds), 只眼眼前是一名男性人類, 年紀不小, 有點發福, 胸口掛著一個很好看的牌子, 很是有趣. 那人見克里絲絲醒了, 跟她說: “小姐妳沒有事吧?” 克里絲絲禮貌的回答他: “我現在好得多了, 多謝先生你哦. 我叫克里絲絲, 先生你怎麼稱呼哦?” 那人說: “在下名為亞瑟.很遲鈍, 是太陽神雷迪安的信徙. 是了, 妳怎麼會被人綁在燃燒中的木屋上呢?” 於是克里絲絲便把事情告訴亞瑟.

亞瑟聽了之後, 對於地瓜村一眾長老的做法很不認同: “他們這樣做, 簡直就是草姦人命, 實在是太過份了.” 頓了一頓, 又說: “我不知道你們村子中所說的半魔王子, 跟我聽聞過的大魔導帥烈治有沒有關係, 不過我相信沒有關係, 因為大魔導帥烈治是一位品格高尚, 溫文爾雅, 和藹可親, 樂於助人的謙謙君子… (下刪五百字)” 聽完亞瑟的介紹後, 克里絲絲對這位地侏烈治產生了莫大的好感.

“現在妳打算怎樣? 回村子嗎?” “我想我還是不回去了… 我的母親也不要我, 我還回去作什麼呢?” “這樣吧. 我正要南下, 如果妳沒有地方要去, 讓我護著妳到南方去吧. 有些人類的村莊是可以住的, 妳可以去看看.” 於是克里絲絲便跟著亞瑟南下, 期間聽到亞瑟所說有關西迪安的奧義, 生起興趣, 開始追隨太陽神. 她不知道的是, 其實亞瑟只是一個fighter / bard, 壓根兒不是一位教士, 但歪打正正著, 令克里絲絲步上了事奉雷迪安的路.

最後亞瑟把克里絲絲帶到一條小村之後, 說有急事要辦, 送了一些small size的裝備給她, 便把她遺棄了. 克里絲絲在小村借住了一段時間, 發現不太安全, 便到附近的大城, 加蘭斯城去. 到了加蘭斯, 發現所有東西都很貴, 於是當好人之餘, 克里絲絲也開始了冒險的生涯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8:04 | 顯示全部樓層

馬略卡.爾斯 (Mallorca Estadi)

我不是哥布尼斯人, 也不是什麼亞卡狄亞人, 普洛拜亞人, 明治人, 晴空人, 龍之國人, 我的故鄉在遠方.
我出生於一個名為亞雷依王國的小國, 我的父親是國王, 我是王子, 但其實我父王的國家全國只有一百人.
後來我去到一個名為碧斯卑亞王國的地方去, 在那裡參軍, 一年之間, 連續晉升, 成為了一名小小的少校.
那一年18歲, 第一次打仗, 打贏了仗, 回到首都接受祝賀時, 街道兩旁站滿女仕, 向我們獻花. 我接過一枝玫瑰, 跟隨大隊走著, 當行過碧斯卑亞國王的檢閱台, 以及多名王子的檢閱台之後, 我手持玫瑰, 來到最後一個檢閱台, 那裡站的是碧斯卑亞國王的女兒, 美麗的嘉芙蓮公主.
我當時對公主一見鍾情, 驚為天人, 心生愛慕. 因為自信滿滿的, 我行近嘉芙蓮公主台前, 開口問她: “哦公主呀, 我能不能當駙馬?”
公主似乎看不起我一個少校, 隨口笑著婉拒: “哦? 小戟手, 你要問我的父王哦~”
於是我第二天一早便到皇宮去, 直接問國王, “國王陛下, 我可以娶公主嗎?” 國王也沒有即時答我, 著我退下, 似乎要考慮考慮. 回到兵營, 我飛鴒傳書, 叫父親馬上用大船運黃金來作聘禮.
翌日國王再傳召我, 我行禮之後, 他問我: “你一個小小的小戟手, 你家有多少財寶?”
我以為國王是考驗我的志氣, 我以我的武力為傲, 便回答說: “國王陛下, 長戟是我的財寶!”
國王面色不悅, 說: “哦小戟手, 你原來是窮光蛋!”
我大吃一驚, 原來國王這麼愛錢, 便說: “國王陞下, 我還有船和黃金.”
習慣無視我的職銜, 國王又問: “哦小戟手, 你父親究竟是誰?”
我為了令自己底氣更足, 一時腦子進水, 回答: “國王陞下, 我父親是大王帝!”
他低頭考慮了十五分鐘, 之後跟我說: “哦小戟手, 你可娶我的女兒.”
那一剎那, 我滿心歡喜. 十日後, 黃金運到, 我呈上給未來外父, 他笑得嘴不合攏.
婚期訂在一個月之後, 那一個月, 作為準駙馬的我, 多了機會跟嘉芙蓮公主接觸. 慢慢的, 我發現原來嘉芙蓮公主很膚淺, 很貪婪, 很驕傲, 很自以為是.
大婚前的一晚, 我獨自去找國王, 我跟他說: “國王陞下, 我再不願娶她啦.”
國王大怒, 反起桌子, 大喝: “好膽子, 你憑什麼始終終棄? 就憑你打場小仗勝利凱旋歸來? 人來, 給我拿下他!”
幸好我預了國王會發難, 我狂吼一聲, 暴走離開. 我被追到城堡崖邊, 最後本著士可殺, 不可辱的精神, 我跳了下海…
不知如何, 我被大海送往另一塊大陸… 一處叫該亞大陸的地方… 我的武藝好像被洗走了, 只剩下我剛出道時的基本能力. 我被一名叫窩倫的老人家救了, 聽見他說要到南方外海, 入什麼死者之迷宮救人, 我決定跟他一起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8:29 | 顯示全部樓層

雲霏.格勒帝 (One Face Canada)
-        自稱 “雲飛翔”
-        Half elf, female, 尼斯曆400年於龍之國出生

我有一個哥哥, 兩個妹妹, 一個弟弟. 小弟愛哭, 任性, 而且不喜歡打交, 但有占卜師替他看過相, 說他將來會雙手鮮血. 我們才不信, 有我們這些哥哥姐姐在, 他才不會打交呢, 而且他小氣小力的, 又不像大哥一樣精曉魔法, 所以他注定充其量只是一天哭他四五次而已, 此生難有成就.

我們五兄弟姊妹生於龍之國. 我自小遇上一位來自白雲村的姐姐, 她教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 我有一半精靈血統, 在很多人眼中都看為異類, 但她沒有嫌棄我, 所以很多謝她. 因為她的原故, 我信奉了托爾教, 決心事奉勇氣之神.

但後來我遇到一位江湖人仕, 他又說我有魔法的因子在我的血液裡睡覺著, 我雖然不太肯定, 但也不由得想了想 – 難道大哥承傳不到父親的龍血, 是我承傳到嗎?

我不知道, 不過我看過卡米尼亞城的騎士大會, 對於那些人的馬上英姿深深印記, 雖然我不懂騎術, 但也想可以成就一舉殲敵的技巧.

某次大哥需要時間研究魔法, 我和兩位妹妹出去冒險歷練. 中間接了些任務, 快要完成時, 跟一班人交了手, 後來才知道他們是一個組織的人. 當我們回家後, 他們派人追殺, 大哥把小弟送走, 我們三姐妹分別迎敵, 混亂中失散.

後來我被打倒, 殺掉, 但一把很像媽媽的聲音, 借露娜的力量把我救回這個世界. 我醒來時, 救我的人已經離開了, 我在一間旅館的房間內. 我問旅館的人, 他們說是一位叫文鴛的女half orc把我帶來的, 放下多日房錢便走了. 重新活過來後, 我感覺到力量大幅下降, 無奈面對現實, 拿起文鴛留給我的基本裝備, 出去尋找我的家人.

在龍之國找了很久, 都找不到他們. 不過我記得大哥說如果有事, 會把小弟送去東方一個叫加蘭斯領的地方, 投靠一名叫孫堅的傢伙. 於是我整理好, 拿著不多的盤川, 向東方進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8:46 | 顯示全部樓層

燕緋.格勒帝 (In Face Canada)
- 別名 “藝燕”
- 愛穿綠色衣服
- 小弟427年23歲, 即404年生, 四妹402年生, 三妹401年生, 二妹400年生, 大哥398年生

“為何說我腦後有反骨!?” 我很激動的叫了出來. 當然, 作為一個女兒家, 我的動作不可以太大, 否則綠色裙子的下擺都揚起來了, 不太好. 但動作不大, 我仍然很激動的, 揪著那神棍的衣領, 舉起刀子想砍他.

只是二姐阻止了我: “藝燕, 停手!”. 算了, 我不跟二姐頂撞的. 雖然我不喜歡她的想法, 但長幼有序, 尊敬兄姊我是會的, 何況今次出來, 大哥不在, 二姐帶著三姐和我, 我當然不可以亂來.

今次接的任務本來很順利, 是要消滅一群蠻族(goblin), 並且找出他們的寶物南蠻印. 那些蠻族也不強, 只是血量厚點而已, 怎知道半路出現了一群人, 把蠻族都殺光了, 領頭的是一名叫老叔的詩人和一名叫周狼的精靈詠劍者. 可能因為我們三姐妹都是半精靈的關係, 對那周狼感覺很不好, 他那故作風流的樣子更令人噁心連連. 結果蠻族被他們殺光了, 我們要找的南蠻印無從下手, 便來民間尋問.

聽這兒的人說, 這個什麼餓龍先生極之高明, 我們便去向他請教, 但他竟然說我們將有一場大劫, 氣得三姐掄起拳頭打他. 我剛要制止三姐, 他又在胡說八道, 又說什麼二姐會和半獸人不倫, 又說我有反骨, 於是便到我要砍他了. 最後二姐好好的問了消息, 我們便離開, 臨走我還瞪了餓龍的兩名手下一眼, 什麼羊疑, 什麼馬代, 我記著你們.

結果好不容易找到南蠻印, 原來落在那個老叔手上. 我見二姐正直, 三姐良善, 最後還是我去打昏老叔, 把南蠻印搶回來, 交了任務. 結果那周狼帶著一班不知什麼六月來尋仇, 我們且戰且退, 乘夜離開, 回到我們的家鄉 – 龍之國.

過了一段太平的日子, 一天, 有人上門尋仇, 原來正是那群什麼六月, 但那周狼不在其中. 大哥把五弟帶走, 我和二姐,  三姐, 各自往一個方向突圍逃生. 良久, 我被一群人追著, 一面逃, 一面打, 但坐騎死了之後, 我自知了無生望, 便站穩苦戰.

連接打倒了三四個敵人後, 我渾身浴血, 後腦的秀髮亦被一個化工火焰燒掉了. 我知道自己已無多少日子, 但自問已盡全力, 豪氣頓起, 向圍著我的人大喝: “誰敢殺我?” 只見說時遲, 那時快, 一人一馬由包圍網中衝出來, 高呼, “我敢殺妳!” 竟然是那餓龍先生的下人馬代!

他一槍扎來, 我眼前的景物便化為一片白光...

良久, 我醒來, 發現全身完好. 虛弱中, 隱約聽到一把蒼老的聲音喃喃的唸: “百取其一, 何難? 百取其一, 竟得四三五二之數, 天意, 天意!”

我再昏迷了數天, 才慢慢轉好, 醒來. 原來救了我的是一名路過的晴空人, 他自稱姓寵, 名字不願意說, 但他的外衣上有著鳳凰的圖案, 很容易辨認. 根據他說, 周狼亦是被人所欺騙, 六月是一個傭兵組織, 今次向我們家下手, 是那餓龍所為. 我知道此事, 立志誓報此仇…

之後休養期間, 寵先生跟我談論天地之道, 令我頓悟不少. 如是者數月過去, 我亦怕留在龍之國會再招殺機, 便謝過寵先生, 帶著一刀一弓, 往東方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9:11 | 顯示全部樓層

翼菲.格勒帝 (Cheung Face Canada)
- half-elf / 三家姐 / barbarian / beliver of sea / CG
- 401年生

(前因後果請參考紫矓, 雲霏, 燕緋的背景)

“大哥! 二姐! 你們在那兒?” 混亂的戰鬥, 亡命的敵人, 令翼菲跟家人分散了.
好一個周狼! 好狠的六月! 翼菲下定決心, 要把那周狼找出來, 煎皮拆骨!
仗著狂暴, 翼菲殺出重圍, 之後便暈了.
想不到暈了沒有死, 但禍不單行, 翼菲竟然落到一群人類山賊的手上, 不, 是落到了一群三年沒有見過女人的淫賊手上, 於是…
當了一段日子的押寨夫人, 翼菲看準機會, 把山賊頭子靈粗一斧砍死, 逃了出去. 靈粗的兒子靈桶追著, 翼菲走投無路, 把心一橫, 跳下山崖.
想不到, 翼菲不但被一根樹枝勾著沒有死, 更被一名面上有疤痕的男子救了. 救人的英雄只吐露自己姓鄭, 沒有說他在深山是為了什麼事.
翼菲雖然平日粗魯豪邁, 但總是女兒家, 雖然沒有跟鄭公子說什麼, 但心中已經芳心暗許. 一天一天的養傷, 一天一天接受鄭公子細心的照顧. 可惜, 終於到了翼菲鼓起勇氣要向鄭公子表白的那一天, 他離開了, 只留下一條字條.
遺憾的是, 翼菲是不識字的! 同時在深山也沒有人可以請教, 於是翼菲離開深山, 回到市集.
可惜甫一到城, 就遇上黑店, 翼菲幾乎被迷暈, 幸好臨危保持一絲清醒, 大喝一聲, 震退歹人, 急忙中只提著自己的斧頭, 騎上馬匹, 急急離開. 鄭公子的字條, 卻因此不見了.
亂走一氣, 穿越大漠, 途中翼菲被狼群咬傷, 馬匹也被咬死了. 後來翼菲發燒, 有幸遇到一名教士, 他說是海教的, 醫好了翼菲, 但說她中了什麼詛咒, 各樣各樣….
教士說的, 翼菲都不明白, 只是發現, 自己的體毛忽然多了起來, 醜陋得很. 作為女兒家, 面上咀角也有一些粗黑毛生出來時, 翼菲真的不想活了. 但是既然再三死不了, 大哥, 二姐, 四妹, 五弟又下落不明, 便下定決心, 先好好去找他們.
為了掩飾, 翼霏壓沉聲音說話, 故意表現粗獷, 扮作男人的樣子. 當然, 由於完全沒有偽裝的技巧, 只要是視力正常的人(spot check take 10有10), 都會看出翼菲是女兒身. 但沒有想那麼多的翼菲, 以為自己很像男人, 更改了一個剛陽一點的名字, “張翼德”. 為了怕被六月追殺, 更不會跟人說自己的出身地, 只是沒有地理知識, 胡亂假設自己來自一個叫“燕”的地方, 其實如果不是四妹的名字, 翼菲根本想不出來.
如是者, 帶著破破爛爛的隨身物品, 來到了什麼都要錢的加蘭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9:49 | 顯示全部樓層

張翠珊.義正 (Trace Sound Egypt)
- human / male / cleric of water / NG

我是男的.
我出身於南天閣水鳥門. 不同火雲門的火爆, 風行門的念蒼生, 我的師父名不經傳, 是南天水鳥門的修羅.
我還是嬰兒時, 是修羅師父把我拾回寺中領養的, 我不知道父母是誰.
我自小跟師父學習水之道, 他說我有悟性, 常叫我到他房中特別授業.
特別授業比較辛苦, 有時師父會允許我在他房中地上留宿.
我十二歲那年生日那天, 師父捉著我的手, 教了我一套水鳥拳.
那天晚上, 師父叫我服侍他.
從那一天起, 我的世界開始扭曲了.
我曾經想死, 想自殺. 去到海邊, 不敢跳下去, 結果遇到了司徒伯伯.
我後來才知道, 司徒伯伯是天后娘娘的信徒, 看到他跟兒子的樣子, 我真希望當年把我拾回去的是他.
三天後, 因為身上的傷, 師父跟我的事被行腳大夫樂德知道了. 翌日, 樂德大夫人間蒸發, 不再出現.
我被凌辱了一年多.
十三歲時, 我又一次企圖自殺, 被司徒伯伯救了.
我怕樂德大夫的情況再次發生, 什麼也沒有跟司徒伯伯說.
我又被凌辱了一年多.
十四歲半時, 一天, 我偶爾發現地窖的醃菜中, 有一個甕是從來不用, 又從來不更換.
我把甕打開一點, 見到好像是樂德大夫的頭巾!
我離開, 嘔吐了一整天.
第二天, 我逃跑了.
我輾轉去到一條小村牛家村, 成了一名僱農小工.
某天, 有一大家人搬來牛家村定居, 建了好幾間房子.
後來聽聞他們是由北方搬來的, 姓孫.
孫宅很大, 很有錢, 孫家大小姐和幾名孫家少爺時常在村中出入.
由於讀過一些書, 我不知是幸運還是不幸地被看中, 聘入孫家成為伴讀書僮. 我跟孫二少拳, 三少翔, 四少康他們一起, 跟隨一位姓呂的年輕秀材讀書.
我慢慢忘記哀傷的過去, 終於, 我十七歲了.
由於時常在孫家出入, 我開始留意孫家大小姐, 孫絈芙. 她雖然霸氣十足, 但外表出眾, 我這等小人物, 自然只是生出傾慕之心, 不敢妄想.
附近的一些有錢公子, 和文人俠客, 紛紛前來追求孫大小姐. 雖然孫大小姐不止一次把他們的頭打破, 但他們還是前仆後繼, 其中以周狼(格勒帝家家仇), 張玄, 張超, 泰遲最為踴躍.
後來羅剎教改當正行鏢局, 跟大樹堂瓜分晴空生意, 孫家亦乘時發力, 招賢任材. 招來的江湖人仕有程抱, 丁鳳(unfinish bg PC), 靈粗(後被張翼德所殺), 寒噹(my PC), 金零(雙皮師父, 男性人類), 魚番(男性人類, 賽文姬的師兄黃允的弟子)(428年4月dragonic feat sorcerer 5), 徐剩等等.
最後來了一人, 自稱‘陸信’, 但我認得, 他就是我的師父修羅!
我沒有打算研究或理解為何修羅師父化名陸信來投入孫家, 我只知道, 我不走, 一定死; 如果不死, 會更慘!
晚上, 我悄悄逃走. 正當快要到達村外時, 一個悄麗的身影站了在我前面, 是絈芙大小姐.
大小姐問我為何要走, 但我實在沒有辦法開口, 把原因告訴她, 更何況, 是我心中暗暗喜歡的她.
孫大小姐最後也沒有要留下我, 她說只是奇怪為什麼我要離開. 我臨走只跟她說了一句, 小心陸信此人.
我乘船到北方去, 想尋找新的生活.
但加蘭斯的物價太貴了, 我發現如果要好好生活, 是很不容易.
一天, 我偶然路過一條小村, 幫一位受了傷的村民治療, 才發現原來北方也有水鳥門, 只是在這裡, 他們自稱為水教.
於是我以‘水教教士’的身份, 努力幫人, 企圖令自己忘記當年的恥辱…
BL is not okay.

“南天水鳥門, 張翠珊參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50: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比利時 於 2015-2-2 22:59 編輯

[DELETE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57:23 | 顯示全部樓層

七號
-        Fighter
-        Human male / LG

七號原名司徒天涯, 他自小體格瘦弱, 由於父母都外出工作的關係, 從小交由祖父司徙義憤撫養. 司徙義憤住在晴空, 外人看來, 他只是一名年事已高的老頭子, 但其實司徙義憤是一名有武學根底的長者. 本著晴空人謙和仁愛的精神, 他主張以柔克剛, 敵不動我不動的武學理念, 因此, 當七號日漸長大時, 祖父教了他一些以防禦為主的武功套路.

七號十一歲時, 被一名枵子佬強行捉走了, 一路向晴空東北走去. 去到在某個大莊園附近, 那枵子佬企圖把大莊園中的一對小兄弟也柺走, 結果反而被發現, 險被捉拿, 急忙逃走, 七號被留了下來. 柺子佬被莊園的家丁追撃時, 惡向膽邊生, 使用七號的身體來擂格六道輪迴的轟撃, 結果雖然小命保住了, 七號卻失去了記憶. 莊園主人問過七號的身世, 很是同情他, 幫他改名陸友, 更讓七號跟自己的三名兒女一起, 接受教育.

兩三年下來, 七號相信了莊園主人陸成真的待自己好, 更不自覺的視他為父親. 可是七號不知道, 陸成的親生子, 陸即和陸影兩兄弟, 暗中不滿父親對外人的愛護, 想找方法趕他走. 一次陸家舉家上下郊遊時, 陸即和陸影假意跟七號到山邊看風景, 想把他推下山! 原本七號可以閃避開, 但恰巧小妹陸湘想拉他, 如他閃避開, 有可能被推下山的是陸湘; 剎那間, 七號決定犧牲自己, 被陸即陸影推了下山.

說來湊巧, 原來山腰有一個位置, 正好有一小洞穴, 七號趺了入去. 跌入洞穴中不住滾動, 七號最後一頭撞在一塊大石上, 暈過去了.

醒來之後, 七號發現自己又一次失去記憶, 更奇特的是, 照顧他, 使他康復的, 竟然是一只ape! 那ape更開口說話, 自稱叫尼斯, 告訴七號牠是一頭蘇醒了的ape. 七號感謝尼斯, 更發現自己不是在一個細小的山洞中, 原來那小洞穴, 是通往一個廣闊有花有草的大山谷的!

趺下來時, 七號趺傷了腿, 但尼斯使用一種青色植物的汁液, 作藥草用, 幫助他康復. 於是在尼斯的幫助下, 七號在山谷中生活起來, 更在尼斯的教育下, 學習一些基本技能. 由於忘了原本的名字, 而谷中連同尼斯有六只APE, 便改了七號這名字.

一月兩月的過去, 一天, 另一只老ape腹痛, 來向尼斯求救. 在巧妙的醫學技術下, 尼斯幫老ape取出了腹中的惡性腫瘤, 更發現那原來是一本人類的經書! 看過封面, 尼斯覺得對瘦弱的七號有幫助, 便著他跟書修練; 果然, 修練過後, 七號的身子壯健了許多!

在山谷過了兩三年, 七號決定回到人類世界看一看. 尼斯也沒有挽留他, 反而鼓勵他, 使用身上的武功去幫助人. 尼斯更跟七號說, 若他捱不住苦, 可以到精靈森林找牠的家姐(Ape?)和姐夫(Elf?), 只要忍耐一下牠姐姐的脾氣, 便可以有不愁衣食的生活空間了. 但七號心想, 堂堂男子漢大丈夫, 怎可甘於人下? 於是便反其道而行, 一路問人東南西北, 向北哥布尼斯去了.

到了巴力外圍, 七號在路上遇到了被劫殺死去的一名武僧. 七號好心幫他安葬, 怎知被他無意中發現武僧身上的一封書信, 便幫他送到北方加蘭斯去, 交給了一名叫烏之的白髮老人. 烏之多謝他, 送了一件稱手的兵器給他; 之後七號參加剿匪任務, 成功後分得另一件兵器, 和拾取了一些不能賣錢的盔甲和盾牌. 如是者, 七號開始了冒險的生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7

主題

2410

帖子

7539

積分

傳說冒險者

積分
7539
發表於 2014-9-26 18:58:17 | 顯示全部樓層
玩家姓名: 溫溫
人物姓名: 茂莉
簡稱: 莉
職業:sorcerer 1
種族:人類
陣營:CG
年齡:16歲
性別:女
身高:4'8
體重:85lb


背景:
茂莉同大眾的棄嬰一樣被遺棄於教會外,其父母不詳連名字也沒有,聽說由於第一位發現她的人第一句大喊:[又有條戊李丟個嬰兒在此,真沒陰公~]
聰明的拾獲者就以此取名叫"茂莉"以便她尋回父母時以作相認..

茂莉在孤兒院成長,她很感恩孤兒院的養育想回饙孤兒院,
燒飯、洗衣、清潔居所等一般家事她也學會,但她不認為這些小事情是能報答孤兒院。
即使她依隨孤兒院的方針,學習甚麼勇氣、鍛鍊力量的。但跟同期的男孩明顯有大差別,畢竟她只是嬌滴滴小女生,
她沒放棄仍堅持學習,同時繼續嘗試尋找出自己所長去貢獻,直至被發現自己原來有魔法本能時,她總算找到自己能回饙孤兒院的目標。
茂莉開始離開孤兒院去磨練魔法,望有所成時再回孤兒院貢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9

主題

3637

帖子

8401

積分

COC版主

天殺的變態女

Rank: 8Rank: 8

積分
8401
發表於 2014-9-27 03:39:4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ugi 於 2015-4-17 00:44 編輯

阿伯諾和露娜的故事
先這樣,我稍後分開

種族, wood elf
性別, 阿伯諾:男,露娜:女
年齡, 116
外觀,銀髪,阿伯諾似女仔,而且眼睛是雙色,露娜超長髪,眼睛藍色,2人睫毛都很長

***阿伯諾***

今天, 是阿伯諾的生日,繼..

位面間的美學典範相轉移現象,
創世需注意的地理及氣侯對物種生態的影響,
善用死靈魔法--龍的五十種烹調方法,
許願需注意的相關哲學後,
他又完成最新一個初步研究--可持續繁殖群種生存策略。

根㯫古人在百世紀前留下的憶文, 歌賦,詩詞,
精靈曾是一族優美敏捷, 聰明善良的種族,
由於過裕的生命週期,其種族對世界的影響應當深遠而重大,
甚至所有(每一個)精靈都可算是智者級般的存在。

阿伯諾淺啜一口銀叶苿花茶,茶很香,杯底的茶葉豎起來了,
阿伯諾看上去沒有表情,內心郤很愉快,是神允許他終於有一個安靜的生日了嗎?
身為族中的智者,果然還是需要一刻安寧休息的時間。

「砰!」

一聲巨響由內宮傳來。
發什麼神經。
阿伯諾站起來衝到內宮,阿伯諾的房間離內宮很離,但用爬的話,三兩步就到了,
小時候,他跟姐姐都是在皇宮樓頂跳來跳去在玩,但現在,他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他堅持快步走向內宮。


***露娜***

內宮是平時用來舉辦舞會的地方,
今天內宮匯眾了全族166人,
每人都是俊男美女, 甚至,連台上的三位伯伯都是...
「今天..是..是..我..我..我..我族小..小..小公主露..呃..呃..」
「露娜.柏拉菲特.聖門雷埃古珀的成人禮!!!!今天我就是女王了!」響亮的聲音由站得最高的少女口中發出,女孩的臉朧非常非常非常漂亮,
精靈圓大有神的銀藍色眼精,長長彎曲的濃密睫毛,精緻小巧的鼻子,看起來吹彈可破的白晰皮膚,銀色的微曲髮由於得到長期細緻的䕶理,閃亮著光芒。
「女王!!!!!!!!!」
「女王!!!!!!!!!!!!!!!!!」
「照耀者!照耀者!照耀者!照耀者!照耀者!照耀者!照耀者!」
台下的人高呼尖叫!似是對女王表理絕對忠誠!有些人興奮得哭了!小孩子也忍不住,興奮到瀨尿,邊向著女王大人獻花。
「砰!」
全世界望向聲音發出的方向--內院正中央。
一朵朵的花散了下來,是祝福的花朵!
「向女王歡呼!快開始加冕!!!!!!!!!」一名男子這樣道。
「快加冕!!!!!!!!!!」
「快加冕!!!!!!!!!!!!!!」
「太陽女王!!!!!!!!!!!!!!!」
聽住台下熱列的慶賀,

台上的伯伯A興奮起來:「是..那女..女王..」
伯伯B等不及:「好,我來放上聖冠!」他取過聖冠,手在抖震著。
另一名伯伯C更心急:「等一下,我是藥司!我來放上!」

「五!」
伯伯B手震,但是他很靈敏,他閃呀~避的~

「四!!!!」
伯伯C放火球術:「叫你給我!」

「三!!!!!!」
伯伯B又避開:「你回去做冒險者啦!」

「二!!!!!!」
伯伯C:「幹!」

「一」
「你老板!吵什麼吵!」


就在聖冠放在露娜頭頂前一秒,有人一聲令下,舞廳啞然無聲,聖冠掉了在地上。
「豬豬!」女王快樂地迎接新來者。


***阿伯諾***

阿伯諾無視「女王」,手指向伯伯A:「你,給我解釋什麼事。」
阿伯諾走向台上,眾人讓出路來,阿伯諾看到地上有一些排泄物,他嘆了口氣:「人來,清理了這裡,大家,可以散去了。」
大家你眼看我眼,沒有人走開,他們跟從的是「女王」。

伯伯A:「森..森..森..」
阿伯諾:「是是是,森林間閃耀著的大地--月亮的伴侶影子,阿伯諾.柏拉菲特.聖門雷埃古珀在聽。」唉,這愚蠢的頭銜是誰賜予的,阿伯諾心想。

伯伯A:「膏..膏..膏立..女..女..女王儀..儀式!」
其實,阿伯諾又怎會不知道伯伯A想說什麼,
這幫瘋子為了這個儀式準備了五十年,
不過,他再也受不住了,他要在今天宣布他的研究。
[你們要的女王,是不完整的個體。]阿伯諾平靜道。

冒犯的言辭在大廳傳開來,一眾啞言。

[根㯫古人在百世紀前留下的憶文, 歌賦,詩詞,
我們曾是一族優美敏捷, 聰明善良的種族,
在數個世紀前,甚至每一個精靈都可算是智者級般的存在,
但你現在看我們,]阿伯諾指向地上的排泄物,[我們恐怕半獸人都不如。]

[我們需要女王。]
[女王。]
[照耀者!]

[你們這幫瘋子。]阿伯諾按捺不住:[我們是需要生存下去!第一件事是找人治好露娜在智力方面的缺陷!第二件事是停止近親相交而繼續繁殖出有問題的下一代!!]

[影子作犯了!]
[不詳的雙生次子!]

[我們一族很快就要滅亡了!你們有病就食藥啦!]

阿伯諾怒吼,然後拉住女王露娜的手,

[總之,我會共我的未婚妻,我的姐姐露娜.柏拉菲特.聖門雷埃古珀到外面找醫師修正我族智力方面的問題!我倆每一個月會回來一次處理族内的事務!直到女王有清晰的神智前,沒有???(喵,我不會掰下去,你來),明白未!]


阿伯諾拉住露娜的手,走出人群。


***露娜***

露娜問阿伯諾:[豬豬,我們去哪?]
[去看戲班。]
[哈哈哈,治療寶寶,我看完戲好快回來啦~]女王摸了快哭出來的高大女人的頭。
[鳴鳴...女王我好愛你]女人說,然後,更多人湧過來了。
[照耀者你不要離開我們。][照耀者...][照耀者]
[芒果,西米,羅白糕!我絕不會離開你們的!!]露娜堅定地説。
[嗚鳴!馬里奧姐姐!]連小孩子都推開圍住露娜的人,跑來送她走。
[瀨尿蝦!]露娜抱著孩子。[我很快回來呢。]

露娜向大家一一都道別說再見。
倆人收拾行李,向住阿伯諾所響往的加蘭斯進發。


***阿伯諾***

來到加蘭斯,阿伯諾才知道,
原來,自己真是井底之蛙,
世上的智者何其多,你是,我是,他是,她是。
也打探過令姐姐回復正常智商水平要多少錢,
可是打探中姐姐經常撩事鬥非,也有人歧視阿伯諾,以為他是女的作調戲,害他身心疲累,
有一晚,阿伯諾看住姐姐的睡臉,
治好這個腦殘後,我要去娶妻,我不會容許下一代出現"極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19-10-19 13:41 , Processed in 0.092073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