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角色扮演遊戲同好會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搜索
熱搜: 活動 交友 discuz
樓主: Adam

角色背景

[複製鏈接]

22

主題

3843

帖子

1萬

積分

傳說冒險者

積分
11028
發表於 2014-9-10 02:10: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新手冒險者 於 2014-9-22 01:40 編輯

Player: Kenneth Wan
Character: 燕橫
Race: Human
Age: 16
Gender: Male
Class: Fighter / lv1
Alignment: NG

原名燕小六,本是晴空一小村落出生,父母皆是農民。
在六歲那年因骨骼清奇,被山中一隱世門派(清城派)看中,付錢其父母買了小六,收為外門弟子,是以對出生家庭毫無留戀。
小六童年中一直在都山中修練,十歲晉升研修弟子,直到十五歲那年跟師兄張鵬下山為附近村民除害,剿滅一群時常殺人搶略的orc,正式成為內堂弟子,可受其掌門人-何自聖,收為親傳弟子, 其師賜名-燕橫。
可惜好景不常,一日正當燕橫受師命去幫助一個兩天路程的村落解決被野狗騒擾的問題後;回到山中,卻只見屍橫遍地...
未幾聽到有一小聲呼喚,正是其師何自聖:
橫兒,今日本派遭逢大刧,幸好尚留你一線血脈,未斷薪火...攻擊我們應是你跟師兄之前所滅orc的同黨,他們都是信奉邪神歐特,
為師希望你能練好劍法之後,找出那些orc為門派報仇;並找回本派被奪去傳了數百年的聖物-雌雄龍虎劍-龍棘(Long Sword),虎辟(Long
Sword),可惜...為師未有時間多傳你一些絕技....痴兒莫哭,記著只有生死之間,才能令你的武藝大進,走吧!去這世界修行,我相信你...一
定能比為師更強!..唯願一切保重....希望來生與你..再.....續......

三天後,燕橫把門派各人都安葬之後...拿起一把最普通的長劍,向著山下出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6

主題

3721

帖子

8855

積分

管理員

魔皇A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8855
 樓主| 發表於 2014-9-11 14:03:00 | 顯示全部樓層
完顏無淚
性別: 女
年齡: 118
出生日期/地點: 尼斯歷314年9月10日  多魯城
種族: 高位精靈
陣營: 中立善良
職業: 遊俠
外觀: 略帶小麥色肌膚,金色長髮,身穿以獸皮為主的遊牧民族服裝
性格:



完顏無悔
性別: 女
年齡: 16
出生日期/地點: 尼斯歷417年3月3日  北方冰原
種族: 人類
陣營: 混亂善良
職業: 巴巴人
外觀:
性格:



我出生於人類的國度,多魯城。

由於父母親是旅行者,所以我童孩的大部份時間裡,都是在遊歷。

近80歲左右,我們才回到多魯城定居下來,至於為何父親不定居於精靈森林,這個事情他從沒有正面回答。

經常說的: 世界大部分都走過了,等菲莉斯大一點再走多一次吧。

直到最近,我才明白,原來在精靈森林生活的精靈和同一血緣的我可是相差的很遠。

***

多魯城有高大的城牆,前往北方和南方的旅客、有往北方趕市集的,從南方前來尋機會的,這裡就是一個人類的大熔爐。

我的父母在這裡開了一間小旅館,生意尚不俗。

不過如今這已變成了過去。

現在的多魯只係一個小市鎮,沒有了繁華的街道,偶然會撞上一兩隊商旅,只此而已。

變成這種田地,事緣於尼斯歷410年北方蠻族大舉南侵開始。

守城的大將可說是無能,把守城的大任推給一群冒險者,就算冒險者們再有通天本事,唯利是圖的做事方式加上臨時拉夫的組織,那會是擁有周詳準備的入侵者的對手?

這並不是說冒險者們不賣力,為了守衛城池,許多冒險者,包括我的父母,都在這裡結束了生命,但最終卻沒有把蠻族大軍欄下來。

城破的那一天,幫助守城的年輕聖騎士帶同了殘部奪門而出,可是更多的冒險者早在城破之前棄城而逃。

入城之後,侵略者就開始了搶奪的行動,他們爭奪每一件物事,包括所有居民權充戰利品,充當奴隸。因為財竇而引發的內鬥不下數十起,最後由他們的共主,拜亞族的族長鐵木真‧拜亞出手制止。

多魯居民有如一般畜牲一樣,被圍在木欄之中,隨後被一批批送上了冰原。

起初還是有不少人嘗試逃走,之後卻越來越少了。被俘的多魯人終於明白了一件事,就算逃得過士兵,在缺乏寒衣和食物之下,根本沒法走得出冰原。

而冰原上的危險,除了天氣、野獸,還有一些沒有臣服於拜亞族的民族。

而我們這一個隊伍,就是被稱為完顏一族連同幾個小部落所洗劫。

依仗於騎射的快速特襲,守衛轉眼間被射殺,部份則被拉下馬,變成了俘虜。

完顏族拉走了俘虜的一部,連同少量拜亞族的,高高興興的回到冰原的西邊了。

對於長年於戰事中渡過的民族而言,人員的補充主要還是融合其他的種族和俘虜。

完顏一族亦不例外。

完顏族人來自四方八面,例如現今的族長完顏雄偉就是族人從其他族中「救」出來的半身人,而每個族人的名字皆由族長所決定,完顏氏本身源自晴空,晴空人喜歡論資排輩,這從名字中略見一班,我被排在「無」字輩中,我被改名為無淚,原因是族長覺得我一天到黑都喜歡流淚…

冰原的生活很苦,每個人都必需工作才得到勉強果腹的口糧。而族中每位成員,均對騎術、射藝等有一定能力,對於這一些能於冰原保命的技藝,我亦不敢偷懶。

冰原人信奉長生天,相信上蒼會俯瞰世情,並遙遙祝福地上的眾生萬物。而言族中並沒有所謂的司祭,所以當有疾病時,就由族中擁有醫療技巧的族人或者薩滿負責治療,在缺乏良好醫藥下,嬰孩的死亡率亦相當高。相對而言,每個新生命對完顏族都是非常珍貴。在這裡,他們不以出身、種族來畫分,除少數在這裡出生的孩童,每個人都有不想提及的過去,而冰原人辛苦但簡單純樸的生活,亦使族中每個人珍惜對方。隨後數年,我漸漸溶入完顏族的生活中。

某一天,完顏雄偉從其他族中搶到一批俘虜,當中有一名重傷的婦人,經過薩滿的照顧下,婦人難產但腹中女嬰尚存,後來族長收養了這名女嬰,並特別把她放在「無」字輩中,名曰「無悔」。

無悔漸漸長大,在這個沒多少個小孩的族群,常常都跟著大人左右。由於族長經常帶同戰士出外找尋目標,照顧無悔就落在我們留保的族人身上。

有時無悔跟在我身旁,我教她一些基本知識,不過她卻喜歡拿著一支小木棍四圍打…

我叫她作小妹妹,但從不受約束的她卻說: 為什麼? 為何我要作你的妹妹?

起初我還沒在意這些童言童語,直至有一天,女娃向她的父親投訴,而這一位偉大族長卻說有何不可,當著大家面前向大家宣佈: 無悔為無淚的姐姐,一個5歲的姐姐? 哪有這樣的事?! 我當場呆掉。而伴隨著的,就是那兩父女豪邁的笑聲。

之後數年,我陪伴著無悔成長,人類的成長期遠較精靈為短,數年間已經超越了我,我們一起騎馬、一起練武,她不喜歡精靈予攻於守的劍技,喜歡放棄防守,以榔頭大力大力的打下去,不予對方還手的機會,有好幾次還把打飛我手上的武器,不過對於這種蠻勇的戰法,我實在不敢苟同。

隨著拜亞族把冰原各民族統一,普洛拜亞立國,冰原人的生活漸漸改變,他們開始不再遊牧,有些人定居在大都城,從事一些商業活動,但對於如我們不肯順從由拜亞族所建立的國度,就則予以驅逐出冰原,什至策指使其他族互相爭鬥,自取滅亡。完顏一族亦不例外,被迫多次對抗其他部族,多次下來雖然鑊勝,但亦元氣大傷,我們不斷向西移,但始終逃不過對方追捕,最後在一次野外狩獵中,我們被拜亞族的支派所合圍,族中大部男丁隨同族長雄偉族長不屈戰死。剩下的女人和小孩則成為戰利品。

我再一次失去了家園。

拜亞族奉行男性至上的民族,女性只是附屬品,地位不比畜牲高,在拜亞族,一夫多妻十分常見,我們一眾被俘女性被踐踏,我和無悔亦不例外,那只是平常,更可惡的是當族長享用完後還可以轉送給手下分享使用。

如是者,就在一次慶祝勝利的晚會上,我和無悔借他們宿醉未醒,乘機偷走了兩匹快馬,衝出了營帳。

未幾,士兵就發現有人逃走,策馬追趕,無悔的馬中箭倒地,我正想回馬救她,可是她卻大叫妹妹快走,並已拿起木棍,當中一名士兵的馬被她在狂怒之下打倒,數個士兵亦不敢輕視,亦掉下弓箭實行圍堵。而我則被三名騎兵追趕,籍著精靈的視力,我跳下馬匹,滾到一邊的草叢中,而騎兵則追趕著那無人控的馬遠去。

我試圖尋找無悔,但找了一夜仍找不到,最後在早上找到那兩匹被射死的馬同一些血跡,我從死馬身上割下馬肉,以追蹤術嘗試找無悔,可惜我不擅長這技巧,未幾就追丟了…

什麼也沒有了,無悔沒有了,完顏族沒有了,就只剩下我一個…

我在冰原上渾噩的繼續走,不知多少天後,走到一個人類的市鎮,後來得知原來這裡叫多魯鎮,亦即是廿年前遭受蠻族入侵的多魯城重建。

地點依舊,但我沒有什麼感覺。

如是者,我獨自走過許多地方,什至走到南方的精靈森林,對於一個流著同樣血液的同胞,雖然他們還是以禮相待,但我覺得自己和他們還是有一段說不出的距離。

有一天,我望著天空,陽光很燦爛,感覺就好像在冰原上一樣,我開始明白,哪裡是吾家。

我要重返冰原! 救出無悔,並在那裡重建完顏一族!

在謝過那些招待我的精靈後,我執拾了一些物品,就搭上往北方的船,開啟我作為冒險者的第一頁章篇。


*** 無悔篇後補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9

主題

3645

帖子

8401

積分

COC版主

天殺的變態女

Rank: 8Rank: 8

積分
8401
發表於 2014-9-11 23:56: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ugi 於 2014-9-18 21:32 編輯

水野是在街上流浪得夠久,除了在餐桌上有禮貌外,
其他都無咩教養的瘋娃……特別是在戰場上

私下爛設定:
常常有人問她是否明治人……答案係~水野也不知道~
其實水野是小時候執到本天書,拒打開本書,就識字了~
而書既作者就是……水野亞美


私下的中二設定:
水野是黑龍,當然其長兄也是,
2兄妹的父母是被人類騎兵啊什麼什麼所殺的,兵隊名就不開了,
當天長兄帶妹妹到市集,2人變身,水野的變身不穩定,就這樣失散了,妹妹不知自己是龍,控制不到自己係甘變面,又亂在人類世界找其長兄,當然是找不到,長兄根本不是人~
為什麼會突然post這個設出來呢....原因是433年,水野被一位名為西鬼的茂利搶其初夜,奪其初吻,
在2人共處三天,水野接受西鬼之時,西鬼問水野為何會變臉,是不是要加以相助,視乎情況,水野亚美可能會成為sorcerer(龍就是有法力ww)

仔細考慮後的細節:*水野是北方龍, 與長兄失散後, 依從生物本能南下(好少動物會北上),結論,水野不是明治人
*水野變身是無意識視乎心情, 例如,要溶入一個地區, 她會有這個人種的特徵(當然要一段長時間)
*然後是生命過程,水野是在人類世界流浪太久了(200年?),她己經認知自己是人類,過著人類的生活,不明白死亡,如若目擊過人類*老死*,她也會死去

Name: 水野亞美
Gender: F
Age: 16
Class: fighter(請留意此人沒有自己是Sorcerer的意識,也不會召famila,所以是fighter,其實是玩家屈服在sorcerer限制下,汗)
Race: Human
AL: CG
Religion: 長兄帥哥和愛
Height[發育中]: 432年162cm(不變),433年177cm(不變)
Weight: 由於不能控制的變形術,體重在50-60左夻
眼睛顏色: 黑色
髮色: 水藍色,深淺會變
髮型: 短髮(不變)
Str14 Dex18 Con12 Int 10 Wis9 Cha 10

我的樣子由小時候就每天在改變,
今天可能是胖子,
明天可能是大波妺,
後天可能是哨牙婆,
反正,我連自己本來的樣子都忘掉了
我也明白身邊的人都當我是怪胎,
我也省得去解釋一些我自己也不知道原因的東西,
但是要認我,找我是不難的,的確我每天都會改變樣子,
但我每天都會有眼周畫一團深深的眼線及在左眼角畫五芒星,
忘了我,認不得我?省省吧.

我有一個長兄,我想他還在生吧,我在小時候和他失散了,
失散原因很蠢,我想是因為,那天我第一次改變臉蛋,長兄看漏了眼吧..
我也不怪他,那天我依唏記得我們在逛市集還是馬戲團,
長兄在買食物,我在看地攤擺賣的小鵪鶉,正看得入神,
然後這一刻枱頭明明還見到長兄的, 回過頭長兄就好像認不得我一樣,走開了..

我印象中的長兄是一個超級超級超級大帥哥,
帥得脫俗,不像凡人,又超級溫柔,從小就是我的偶象
趁現在我已經是亭亭玉立,花漾成熟之年,我要出來旅行!
我要寫一本帥哥指南冊,把世界上和長兄相似的超級大帥哥整合在我的名冊上,
查探他們各自的喜好,造福大眾,讓大家能把帥哥手到擒來!!
如果,能通過這個找到長兄就好了呢,
我們可能會為這幾年受的苦抱頭一笑而過,或者大哭一場,
我們會想念大家, 或者, 我可以成為長兄的新娘...

我父母是被殺的,這是肯定的,
長兄從小就告訴我的,我們兩兄妹要為父母報血仇,
我小時候不明白報仇的原因,不知道什麼是死亡,
所以我沒能在跟長兄失散前把長兄的話放在心上,
父母的仇人是誰呢,我忘記了,
連仇人的種族,和幫派名都忘記了.
我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為了愛,為了長兄,為了帥哥指南,為了服仇,為了快樂地旅行,
我決定要不停去不同的城市學習武術以成為愛的戰士~~!!!!


小龍搬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78

主題

1928

帖子

6792

積分

管理員

Rank: 9Rank: 9Rank: 9

積分
6792
發表於 2014-9-15 15:16:52 | 顯示全部樓層
=艾沙爾.紐頓=

Character : 艾沙爾.紐頓
Class: Wizard (Necromancer)
AL : LN
Race Human
Birth 04-01-416
Height 5’9”
Weight 137lbs
Eye Red
Hair Silver

在我八歲之前,我所認知的出身十分平凡,我的父親是一個農民,母親是一典型的農村婦女,主要就是織布一類的工作.
由母親口中得知,我們一家是由南方移居來到北方的,然而戰爭禍亂好像影響著整個世界,年幼時,我並不理解當中發生著什麼樣的事.

在我八歲那一年,母親跟父親吵了一場架!母親跟我說了一個秘密,一個迷題,就是說只要我破解這個迷題就可以得到母親留給我的禮物!
這之後,母親就離開了...父親有點傷心難過,但似乎對他沒太大影響.我也開始幫忙工作.

母親說:這個世界許多事都不如外表所見的!如果你以為你已經看穿,那你就一定要更加小心留神,不可以錯過任何可疑的地方!
當有一天你解開這個迷題,你就會明白我說的是什麼意思!

母親留下了一個不算困難的迷題,只要將家中的傢俬稍稍改動位置就可以了.大慨十一歲的時候,我就已經得知母親的秘密!

原來父親跟母親從前是冒險者,父親是信奉死神的聖騎士,母親是一名法司,後來二人決定退出冒險生活,於是就定居在這個小村並生下了我.
但母親始終不喜歡平凡的生活,經常跟父親有爭執,最後在我八歲那一年就離開了!在她留給我的秘密之中還留下了如何當一個法司的資料!

就這樣,我偷偷地學習著魔法,這一個課題比村中教授知識的老伯說的有趣多了.
也慶幸父親沒有要求我跟他一般當一個聖騎士,也許他早就知道我在學習魔法吧!但他沒有反對也沒布提起,那我也不多說話了!

十六歲的那一年春天,我看見父親沒有如常下田,而且執拾好行裝似乎要遠行,身邊還帶著一柄巨鐮.
父親說:別當一個壞蛋!要是有一天你變得如同你母親一般 "邪惡",我只好親手斬殺你!
我沒有細心想就衝口而出:等你再次看得出我是壞蛋再跟我說教吧!
父親面色微微變化,我知道我說了非常不該說的話...
父親沒再說下去,起來就帶著行裝離開家園...
我沒回復過來,也沒有來得及說一句:對不起!

看著沒有人氣的家,還是一個家嗎?
我選擇離開,由新一個課題開始-錢!我需要錢進行我的學習以及研究!

------分隔線------

Character : 珀爾修斯 俄里翁
Class: Monk
AL : LG
Race Wood Elf
Birth 308-12-1
Height 5’6”
Weight 121lbs
Eye: Amber
Hair: Brown Yellow


孩童時代的生活就是四處遊玩, 打獵, 玩樂, 這是沒有憂愁的時代, 然而外敵入侵讓歡樂的日子遠去.
換來的是長輩們外出戰鬥, 雖然說學習戰鬥技巧, 是精靈族的基本學習, 然而在外界打仗的日子中,
學習戰鬥技巧就好像說著, 我們要到外面打仗去......

我家世世代代也是以搜獵為生, 說我們精靈族不好殺生, 的確是對的, 但生活上, 也不完全是不吃肉類的. 父親說過, 我們家族的姓氏"俄里翁"就是代表著獵人的意思, 不要以為我們家是幹粗活的就沒什麼文化, 父親大人雖然沒有學習魔法的才能, 但對於各類大自然的知識可是非常擅長的. 許多叔叔嬸嬸也會來請教父親有關一些大自然的知識!

聽父親說過, 在年輕時, 他曾出外當冒險者, 在南哥布尼斯一帶跟一位厲害的冒險者學習過拳法.
所以父親自少就教導我如何使用拳腳的戰鬥技巧, 慨可以對抗敵人, 又可以強身健體.
聽村中的人說過, 父親大人可以徒手捕捉黑熊...

母親大人則嚴厲多了, 又要訓練弓箭的技巧, 也要訓練長劍的使用, 我明白這是所有精靈族人都必須學習的技藝, 是我們族人的光榮... 但這樣的學習好悶啊. 反正就是會射中的目標, 也不知道為什麼要不停練習. 對著不會動的木頭公仔, 練習多少次也不會進步吧...

母親常常說, 叫我不要以為有點點天份就懶惰起來.
其實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天份, 只是不用太認真也可以辦到的事就沒多想啦.
許多事情, 其實不用想得太覆雜吧. 想到就做, 不是很好嗎?

悶悶的日子過了一些時候, 聽說戰爭已經完結, 不用再派人到外面的世界戰鬥了.
聽到那些經歷過戰爭哥哥姐姐們說的故事, 在我來說, 外面的世界實在是太精彩了.
有會飛行的巨大蜥蜴, 比我們高出幾倍的巨大生物, 還有那些會爆炸的機關!
似乎一切都比平凡的獵人生活有趣.

為了認識世界, 我決定要到森林以外的世界遊歷, 好等有一天, 我也可以給孩子們說故事.
離開前的一晚, 母親把年輕時用過的長劍交給我, 說早知道有一天, 我會離開家人到外面的世界去.
我的名字是一位長老改的, "珀爾修斯"代表著高飛的意思, 說我總有一天會飛到好遠好遠的地方...
唔唔...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村中的好友說我的名字其實是"雜草"的意思...

算了吧, 雜草也好, 一飛沖天也好, 我就是想去看看這個世界!!!

------分隔線------
Character : 艾維達拉斯歌高爾 (一般自稱"炒麵三文治麵包")
Class: Druid
AL : CG
Race: Human
Birth 416-9-1
Height 5’9”
Weight 137lbs
Eye: Black
Hair: Black


S 14
D 10
C 14
I 8
W 18
Ch 10


Feat:
hu:  Spell Focus (Conj)
Lv1: Augment Summoning
Lv3: Empower Spell
Lv6: Natural Spell
Lv9: Power Attack


我有三個媽媽, 我們一家四口就住在森林之中的小村, 一條平凡又沒有特色的小村, 每個人都是個子小小的. 每天過著愉快的生活....
直到有一年, 我的身高已經高過村中同年的朋友們. 我才知道, 原來我不是媽媽的孩子, 我原來是一個人類.


之後又過了好幾年, 生日那天
大媽媽(炒麵)說: 其實你是我們由一個叫高爾的人類身邊帶回來的, 看, 這是他的遺物. (一個刻著名字的金幣)
二媽媽(三文治)說: 不是啦, 其實你是一位叫拉斯歌的詩人手上接過來的, 那年詩人說這是在路邊拾到的孩子... 他還送了個手繩給你.
三媽媽(麵包)說: 你們怎麼啦? 你是我們三個的孩子..... 嗚嗚嗚....
一時之間, 我也有點混亂起來. 那我究竟是誰的兒子?
(我不是叫炒麵三文治麵包仔嗎? 呀!)
長老說過, 不清楚的事就不用想太多, 不知道的事就暫時不用理會.... 唔唔...
其實知不知道我是誰的孩子又有什麼關係呢!? 反正我就是三位媽媽的好孩子.
我安慰了三位媽媽, 原來她們是因為我要離開村莊所以不開心.  我這才明白為什麼她們都在哭了.
(等一下... 我為什麼要離開村莊?)
之後媽媽們就給我執拾一些東西, 什麼也放一點在背包包中....
(我大叫: 等一下啊.... 為什麼我要離開村莊?)
大媽媽說: 不是你說包仔要出外嗎? (指著二媽媽)
二媽媽說: 是啊, 是啊, 麵包說包仔長大就要出去找尋他的生父母嘛!
三媽媽說: 我什麼時候說的? 是炒麵說, 包仔是時候獨立啦....
就這樣, 我被三位媽媽送了出家門.
(我沒有說要離開大家啊.....)
但是... 我究竟是誰的孩子呢? 我知道我真正的名字應該是叫艾維達, 這是我出生一直帶著的一個木牌, 上面刻著一些奇怪的文字, 後來我才學會這種文字.......
為什麼我會學懂這些文字呢? 那要說到我的老師, 他是森林中的一隻熊. 對是熊, 大大的黑熊. 他可以變成半身人的樣子. 就是他教會我這些怪文字, 以及製造有趣的光芒.
學了許久.... 有一天他就不見了.
(等等..... 我在那裡?)
(我怎麼好像離開了村莊!?)
呀.... 似乎我又掉到村外的某個坑洞!!!
當我再醒來的時候, 已經在一架驢車之上, 一名路過的人救了我. 說他正前往加蘭斯城.
(嘩! 是加蘭斯城. 那是我想去很久的地方了.... 聽說有許多有趣的東西!!!!!)
(好. 我就去加蘭斯旅行一下. 哼哼哼. 等我賺點錢買些禮物才回家去. )

TR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8

主題

1215

帖子

4299

積分

偉大冒險者

數字當

積分
4299
發表於 2014-9-16 22:47:16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該帖被管理員或版主屏蔽
願大自然與你同在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22

主題

3843

帖子

1萬

積分

傳說冒險者

積分
11028
發表於 2014-9-22 02:44: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新手冒險者 於 2014-9-22 02:48 編輯

Player: Kenneth Wan
Character: 彼拉多 Pilatus
Race: Human
Age: 17
Gender: Male
Class: Fighter / lv1
Alignment: NG

「這樣揮劍不對!」
「這樣射箭不對!」
「這樣摔跤不對!」
「這樣防守不對!」
「這樣移動不對!」
「你連穿盔甲也不懂!」
自少被人說不對的彼拉多,今天又照常被莫叔訓話...

先說說彼拉多的童年:家中獨子,母親因難產而死;自少便是遺腹子的他,自然少不了被白眼。
其父親是冒險者一名,因時常不在家中,更令其缺少教遵;而相處的時間,除了醉酒,便是罵和打。
而不知是不是地獄黑仔王的關係..其父於六歲時因一次冒險從高處掉落河中而一去不返,
當時只有六歲的他只有被父親的好友,莫叔收留。
莫叔是一名退休冒險者,單身,平日就在小村裡種種田, 有時間便幫忙村民做些體力工作;
對其他人總是笑面迎人,唯對彼拉多要求嚴謹,事事總挑問題訓話。
而彼拉多也是在田間幫忙,反而這段時間是他最感受到溫暖,舒泰的日子,可惜好景不常..
在十五歲的時候,莫叔有一次因為帶著彼拉多幫村民驅趕一些擾亂田地的野獸時,為救他而受傷,失去了右手;從此生計便落到彼拉多身上。
當然也有很多人認為莫叔的傷殘是彼拉多連累;自少刑克父母,今天連好好先生的莫叔也失去了右手。
然而莫叔一反常態不但沒責罰彼拉多, 反而讚賞他天份,著他開始要做劍士的訓練; 當然...少不了又令其受責罵。

可能是命運作弄, 或許是其地獄黑仔王再次發功; 當十七歲的他為了幫村民修補木屋出了村去斬些木材的時候, 村落被一群山賊洗劫;而全
村人也被人俘虜; 只留下幾具屍骸和一口氣的莫叔...
「如果我不是今天出村斬木材,如果我一早把村的圍欄加高一些,如果我一早可以留意到附近有山賊出沒,如果莫叔當年不是救我,如果當年
莫叔不收留我,如果..如果...如果......如果.......」
「彼拉多, 不要這樣;世界上沒有後悔藥,也沒有什麼如果; 如果真的有如果, 如果再來一次,我也是會和你父親做兄弟,我也是會收養你,我
也是會不要右手來救你,我也是會嚴格地教導你,訓練你,我也是會一樣....愛護你如同自己兒子一般...」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不要再對不起了! 起來!拿起你的大劍;今天開始便如做一個冒險者吧,訓練自己!緊記-問心無愧四字!把我葬在田邊,等你那天倦了冒險,
陪我說說你冒險的組歷,一定會令人熱血沸騰....」

把莫叔埋葬之後,在墓前坐了一日一夜,不發一言的彼拉多拿起大劍,便向加蘭斯城進發

<謹向Mission 571MM -攻寨 玩家致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8

主題

313

帖子

1171

積分

TDH GM

殘酷君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1171
發表於 2014-9-24 12:48:3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不歪 於 2014-9-24 12:50 編輯

Character : 思寧
Class: Bard
AL: CG
Race: Human (male)


由布尼亞的家出走以來,過了多少天?

忘記了。
其實是不想去回想我的家吧。

***

我不是出生在甚麼苦難家庭,
沒有發生過甚麼滅門血案,
沒有悲天憫人的故事。

家中雙親健在,上有兄長下有弟弟各一。
家中營商,家境還算不錯,生活無憂。
還不錯吧?
但,就是家中條件太好,壓力因此而來。
雙親為了我們兄弟能繼承家業,
從小就給予我們最優秀的學習環境,
望子成龍我是理解的,不過這不是我想走的路。

自問不是當商人的材料,家業還是由兄長和弟弟繼承吧。
愛理不理,不認真的學習態度下,
雙親由最初的責難,慢慢轉變為現在對我的漠視。
現在的我,離開了也不會有人在乎吧?

收拾好行裝,踏上旅途。

***

這是我冒險者人生的開始
吾王萬皮萬歲萬萬歲!
萬皮令旨英明,算無遺策,燭照天下,造福萬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屬下謹奉令旨,忠心為皮,萬死不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6:06 | 顯示全部樓層


丹麥‧雷鳥﹝Damnmark Thunderbird﹞
- 半身人外表, 矮人個性的戰士

【全個家族上下都成為出色的鐵匠】,這是丹麥‧雷鳥的父親Fardar的心願,亦是他對每一個矮人兒子的要求;丹麥自懂事以來,有一半以上的日子都是在火爐邊渡過,對於固守傳統的父親,丹麥不敢有出言反對的妄想。

由於父親要求每一件事都井井有條,每一件鐵製品都要求達到最佳質量,甚至乎大小重量亦要求一絲一毫沒有分差,愛好自由奔放的丹麥特別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壓力;丹麥的想法不同於父親,不會把所有精神放在如何保持高質素方面,反而希望能製造出新奇而前所未見的東西,以吸引別人的注目;如是者白耗了多年,丹麥的打鐵手藝仍是高不成、低不就。

一天丹麥在雷神山上向下眺望,看見山下有大片土地,禁不住好奇起來,問大哥Rockman:「大哥,山下有很多地方,是人類聚居的地方嗎?」Rockman正色回答他:「你沒有估計錯誤,下面是北哥布尼斯,是許多人類、精靈族以及半身人雜居之地。」「精靈族?那些只會啃草,閃閃縮縮毫不大方的傢伙?」「正是。」「大哥,那麼和豬頭人、哥布連比較起來又如何?」「這一方面留待你他日慢慢發現吧!」當然丹麥的大哥意想不到,丹麥日後遇上的,盡是一些非一般的類人族。但從那一天開始,丹麥的心中已埋下了出外見識世界的期望。

為了不想侷限在打鐵的山洞中,丹麥經常以攀石為樂,亦因此被父親視為不求上進。這天二哥Longman又到峭壁旁找回他:「丹麥!你再不回來,小心老爸把你的頭敲破!」「知道了,話說回來,為什麼大哥叫Rockman,二哥你叫Longman,三哥叫Iceman,四哥叫Birdman,我的名字卻是那麼古怪?」「這個說來可真是有段故事,其實我們的老爸以前也是一個冒險者,亦是一名正直的神官;一次他受托要護送一件魔法物品,而同行中的有一個叫馬可,自稱是一名聖騎士,老爸和他邊走邊談,越說越投契,甚至以兄弟互稱;當任務到了末段,雷神山有事發生,老爸便把一切交托給那人,他還信誓旦旦一定會完成;怎知道那馬可只是個沽名釣譽的小人,竟然受女色所惑,把其他同行的人引入敵人的陷阱中送死,還把要護送的魔法物品據為己有逃之夭夭;老爸後悔莫及,除了盡全力賠償給物主外,亦變得對山下的人心灰意冷,其時你剛出世,但老爸連續三個月都只是重覆唸著『Damn Mark』再個字,無可奈何之下,就成為了你的名字。」丹麥心下替父親感到難過之餘,亦優幸父親不喜歡說髒話。

到了五十五歲的生日,丹麥自信已經有能力自立了;由於他心中明白到父親的心願是要他終生以鐵匠為業,但好奇的他實在不甘心就此渡過一生,寧願跋涉山川、力竭聲嘶,也要到山下闖一闖;他取了一把矮人戰斧,穿了一套鐵鍊甲,留下一封簡單的書信給父親:「父親及各位兄長,請原諒我不辭而別,因為我也想成為一名出色的冒險者;你們常常說大海很可怕,我倒想去見識一下呢,他日我成為一個偉大的戰士後,一定會回來看你們的!丹麥字」

就是這樣,丹麥‧雷鳥踏上了不平凡的道路,「戰!至死還是戰!斧下無淨土,海上風雲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6:30 | 顯示全部樓層

飛燕‧積琪蓮﹝Fey Yin Jacqueline﹞
- 人類/女性/專家

飛燕本名為飛燕‧諾,她出生於史達城中的一個貧苦小家庭。她於稚齡時已長得亭亭玉立,加上她那純樸的本性,一向相當惹人喜愛。可惜的是,在她十五歲的那一年,飛燕的父親被生意上的對手﹝一名不信神佛只信金錢,唯利是圖,終日盤算如何算計別人的商人﹞謀騙去全副身家,債台高築下踏上懸樑自盡之路,飛燕的母親傷心而無奈地改嫁一名園丁Holland,飛燕從而改名為飛燕‧諾‧荷蘭。

飛燕的新生活過得並不是很愉快,她除了要做家務外,還要幫忙做一些護理花草的工作;但飛燕並沒有怨天尤人,反而藉此培養了對園藝的興趣,激發她一顆愛惜植物的心,偶爾對著不會說話的花花草草談話及唱歌,樂在其中。

命運弄人,飛燕到了二十歲時,已經長得相當漂亮;她的母親健康變差,長期臥病在床,那天殺的後父竟然想趁機侵犯她!飛燕大驚,不顧一切掙脫後拋下母親,逃離這個家。

漂零落泊,飛燕遇上了三數個本性不壞,但為生活所逼的年輕人,一同過著偷雞摸狗的日子,組成一支小混混流氓小隊。為了與過去道別,飛燕把本名由飛燕‧諾‧荷蘭改為飛燕‧積琪蓮。

如是者三四年後,好景不常,一次飛燕和一名叫克的同伴偷竊時被發現,遭一大群村民圍困,嚷著要置二人於死地;危急之際,一名天教的聖騎士李察路過,了解情形後,本著以溝通協商來解決問題的精神,勸導村民免去二人死罪,但亦要二人交出所盜物品及進一步賠償村民的損失。飛燕首次接觸正氣凜然的人,心裡面的感覺由尊敬化為景仰,由景仰化為傾慕,於是飛燕離開了流氓小隊,為要追隨李察。

日子有功,飛燕從李察身上學習了不少仁義之道,亦隨他一同信奉撒拉。在廿五歲生日的那一天,飛燕特意趁李察外出除魔滅妖時,到他家中替他收拾打掃、預備晚膳及插好一瓶花,但李察很晚也不回來;飛燕不瞌眼的等了一整晚,翌日有個天教的教友來到,告訴她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李察去剿滅一名叫馬可的邪惡術士時,在戰鬥中被施了一個可怕的咒語,變成了一隻青蛙!那該死的馬可更把他收入袋中,帶走了他!」

猶如晴天旱雷的一個消息,飛燕只覺得眼前一切都粉碎了.... 哀傷流淚了一天一夜後,飛燕下定了決心,要存著李察引導她育成的正義之心,出外冒險歷練,要強化自己,才可以找那施咒的術士為李察平反正義!於是一個孤身女子便豁然上路,由史達城往風起雲湧的加蘭斯城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1

主題

44

帖子

130

積分

初級冒險者

Rank: 2

積分
130
發表於 2014-9-25 13:47:0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都王五.字竹坑 (Wong Ng)
- 人類/僧侶/男性
- 由晴空往普洛拜亞去追求武術之道的戰士
- 個性耿直老實, 善良無機心, 對女性敬而遠之

'霸刀門'的名字雖然好聽, 但在晴空國天寧鎮, 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小門派, 最近十多年來, 已經逐漸衰敗中落, 門人只剩不足二十人. 門主王飛鷹, 年事已高, 有四子; 長子王狂龍, 冷靜深沉, 擅長刀法之餘亦精練掌法; 次子王黑龍, 囂張狂妄, 除使刀外亦有使棍; 三子王虎龍, 正直不柯, 刀腳雙絕; 惟四子王五, 只學刀法, 功夫又不夠深厚, 但為人樸實謙遜, 對兄長及父親敬愛有嘉.

王五之所以名王五, 是因王虎龍出生後一年, 王飛鷹之妻誕下一女, 可惜才剛滿月, 稚女便給王飛鷹的仇家擄去, 下落不明; 到三年後王五出生時, 王飛鷹無心思索, 便改其名為王五. 翌年, 王飛鷹之妻去世, 王飛鷹父代母職, 帶大四名兒子.

王五資質魯鈍, 幸好尚知勸練刀法, 弱冠已有小成; 如是者年復一年, 王五已是十八之年了; 長兄王狂龍三十有一, 已娶妻生子; 二兄王黑龍行年廿六, 於年中與張氏兄弟大打出手, 結果張氏兄弟全身癱瘓成為廢人, 王黑龍亦失去雙足; 三兄王虎龍年方廿二, 甚得王飛鷹歡心, 看來將接任霸刀門門主之位.

就在一個天色昏暗的晚上, 王五練完功, 正打算回房休息時, 留意到柴房之內傳來靜悄對話; 王五好奇心起一看, 竟然見到王虎龍及王狂龍之妻玉怡依偎在一起! 那對男女衣衫不整, 神態親暱, 王五雖未經人事, 但對男女之事也知道一小點, 看出二人是在私下幽會! 王五大驚離去, 卻不知走動的聲音已驚動他人....

王五不敢告訴別人, 只把這件事收於心底. 兩天後, 王虎龍叫王五跟他去飲酒, 二人去到一間叫紅粉居的地方, 王五不知道那裡是一間青樓, 在王虎龍的安排下, 跟一名叫小安的女孩子入了房, 被灌了三杯後, 和小安發生了關係....

醉過醒來, 王五竟發現自己身在牢獄! 大聲喊冤, 只換來獄卒的一頓毒打; 從他們口中的冷言冷語片段, 王五知道入了房的第二天, 下人發現小安赤裸被絞死於床上, 而王五就醉倒在旁, 雙手扼著小安的頸; 一會兒, 王虎龍入了獄房, 在獄卒頭子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又把幾錠銀子塞入獄卒頭子手中, 獄卒頭子回過頭來, 對王五陰森森的笑了一笑, 王虎龍盯了王五一眼, 便走了; 接著王五被獄卒酷刑烤打, 他忍受不了, 畫了押招認一切罪名, 等待判死.

誰知一天夜裡, 一名幪面黑衣人到來打昏獄卒, 他救了王五隔壁的囚犯走, 王五見機不可失, 便趁亂逃走. 好不容易避開他人的耳目, 王五回到霸刀門, 正想向父親品報一切時, 卻發現家中已發生巨變!

只見父親王飛鷹倚在太帥椅上, 連連喘氣; 王虎龍及玉怡跪在地上, 王狂龍手持家主大刀, 斥責著二人; 王五正惶恐不安時, 已見到王狂龍手起刀落, 把王虎龍斬殺! 他更使出順勢斬, 把玉怡了結!! 王飛鷹面色轉白, 雙手亂撥, 看來正是心疾發作! 但在旁的王狂龍沒有加以援手, 反而在嘴角浮現一抹冷笑!! 王五看在眼裡, 心中明白, 但他接受自己敬愛的父兄變成如此, 於是頭也不回的跑去....

於是王五行行重行行, 離開了天寧鎮, 來到近海的赤翼角; 落泊之時, 他心亂如麻, 在牆角坐了下來, 發呆. 過了兩個時辰, 一個又高又胖的禿子把他拉起來, 請他入客棧內吃飯, 對他說教; 王五無心聽那似乎是賣藥郎中的禿子說話, 只隱約聽到什麼"天.... 撒.... 的...." 天殺的! 是了, 王五覺悟到他的兄長實在是居心叵測!!

想了一會, 王五打算重整自己的人生, 於是他打斷那囉唆的禿子, 說: "是了東先生, 你說你來自的北哥布尼斯, 似乎十分有趣, 我想我應趁年輕, 去見識一下.... 那邊好像有人要買藥呢, 你不如過去看看吧." 王五趁著胖禿子別過頭, 攜著自己的佩刀急急離去.

於是王五乘船往北而去, 可是他不知道目的地在那, 結果到了普洛拜亞地段才下船, 然後再向南回行; 途中一直十分順利, 直至他經過一個叫放馬村的小村時, 把佩刀弄丟了; 為了找回一把防身之物, 他到南面的城市, 那個叫加蘭斯城的地方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機版|小黑屋|HKTRPGC  

GMT+8, 2019-4-25 06:19 , Processed in 0.095778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